红色警报下的新年:环保局长背行政警告的处分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上海) 2017-01-02 10:12:20 打印本稿

胡建森是河南省新乡市环境保护局局长,由于头发少,平时乐观开朗的他总是调侃自己是“光明村村长”。但记者看得出,在他的眉宇之间,总是透露出一丝的忧虑和伤感。

  背着“行政警告”的处分,胡建森迈入了2017年。

  而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在他的办公桌上,又增添了一份治污不力的追责名单。

  胡建森是河南省新乡市环境保护局局长,由于头发少,平时乐观开朗的他总是调侃自己是“光明村村长”。但记者看得出,在他的眉宇之间,总是透露出一丝的忧虑和伤感。

  “这个(处分)还得背下去。但你放心,2017年,我一定给新乡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治污成绩单。”2016年的最后一个晚上,胡建森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红警”下的新年:一个地方环保局长是怎么过的

  2016年12月30日,重度雾霾下的河南省新乡市。摄影/章轲

  新乡市环境保护监测站公布的监测数据显示,12月31日,新乡市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为306,空气质量状况为严重污染,首要污染物为PM2.5。PM10日均浓度为361微克/立方米,PM2.5日均浓度为256微克/立方米。12月30日零时,新乡市已经启动了重污染天气I级(红色)预警。

  截至12月31日,新乡在河南省18个省辖市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年排名中排在第16位;全年在全国367个城市中,排在倒数第9名。

  “我们就没有下过班!”

  “压力很大。”12月29日晚,胡建森与本报记者刚一见面就说,“也确实感到责任重大”。

  去年9月19日,河南省政府召开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第二次推进工作电视电话会,针对新乡市城乡结合部及郊区“小散乱差”企业污染严重、小机加工企业露天作业生产污染严重、水泥生产企业污染严重以及新乡县道路污染问题解决不到位等问题,河南省纪委和监察厅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17名责任人(县处级及以上6人)予以问责。其中,胡建森被行政警告处分。

  “在这个岗位上,工作没做好,这也算给自己、给别人一次教育。”他说:“就打仗负了伤一样,身上没个枪眼,还算打过仗吗?还得照样往前冲。”

  2016年的最后一天,胡建森是这样“冲”过来的:

  工作日程要从30日晚开始计算。当晚,新乡市召开全市大气污染防治推进大会。新乡市市长王登喜在会上对31日、元旦期间和2017年一季度各县市区大气污染防治提出了要求。

  “散会后已经是7点多了,我回到办公室马上召集相关人员开会,部署31日的工作,包括安排现场督查,调度县市区的管控,还要把当天的情况向省环保厅汇报。”胡建森告诉记者,晚上9点多,赶到监控中心了解重点监控企业在线数据,然后又回到办公室整理白天的资料。等赶回家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

  休息几个小时后,31日早7点,胡建森又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8点,召集大气防治办的成员们碰头,安排人力现场检查。紧接着,与PM2.5专家组的专家对31日新乡市环境空气质量状况进行分析研判,进一步查找防治中的薄弱环节和突出问题。之后,根据专家意见,马上通知14个县市区整改落实。

  “马上放假了,中午的时候,我通知大家都回家吃。自己和司机每人在食堂吃了一碗牛肉面。”胡建森说。

  2016年6月,新乡市决定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7月1日至12月28日),之后,又决定在10月15日至12月28日,开展大气污染防治最后80天大决战。

  大决战以来,每天下午5点,在新乡市环保局9楼的视频会议室里都雷打不动地召开主管市长、秘书长以及大气污染防治成员单位主管领导参加的视频研判会,由胡建森主持。而在会议之前,他都要先与各相关单位沟通,预先了解情况。

  在31日的视频研判会上,胡建森对大家说,“2016年只有最后几个小时了。通过研判大家可以发现,各项管控措施能否做好,关系到2016年能否完美收关,也关系到2017年一季度开门红的目标能否实现。承上启下的时间点非常关键。”

  “红色预警期间,我们已经实施了最严厉的措施了。但是仍有地方对生产企业管控过宽。刚刚被秘书长点到名的县市区,明天一定要落实管控措施,坚决杜绝个别企业以工序等名义,不关停、不限产。”胡建森严厉地说。

  末了,胡建森还通过视频对大家说,“一年来,大家付出了很多。希望来年我们齐心协力,并肩战斗。”

  研判会结束时,已经是晚上6时许。胡建森又跑到监控中心,查看了一遍重点企业的监控数据。然后回到办公室,部署第二天的工作。

  “有人问,你们干环保的为什么总在加班。我回答:我们就没有下过班!”胡建森用浓重的河南话大声地说。

  河南大气污染最重城市之一

  年关之际,重污染天气再度袭击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截至1日,62个城市启动黄色及以上预警。

  12月28日晚,环境保护部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重污染天气预警提示,并派出10个督查组对邯郸、保定、郑州、新乡等城市的重污染天气应对措施落实情况开展督查。29日下午,本报记者参加的第九督查组直奔新乡。

  新乡市被列入此次督查之列,自有一番道理。

  监测数据显示,2015年,河南省全省PMl0浓度均值135微克/立方米,PM2.5浓度均值80微克/立方米,两者浓度在全国31个省(区、市)排名分别位列第三和第一。而新乡市在河南省排名倒数第4。

  当年,新乡巿PM10和PM2.5浓度同比上升16.2%和16.0%,成为河南省大气污染最重城市之一。

  2016年,新乡市省定三项目标均没有完成。其中,优良天数为161天,低于省定目标值(195天)34天;PM10平均浓度为144微克/立方米,超出省定目标值(125微克/立方米)19微克/立方米;PM2.5平均浓度为84微克/立方米,超出省定目标值(73微克/立方米)11微克/立方米。

  专家组给出的分析认为,影响新乡环境空气质量的原因有自然因素,但更多的是人为因素。

  以2016年为例,1月份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华北地区大面积、长时间、高污染的雾霾天气频繁出现,3月份又出现了沙尘天气。而新乡地处华北地区中部,地形地貌不利于大气中污染物的自净和扩散,易形成污染物的聚集,造成大气中污染物浓度急剧攀升。

  此外,气象条件不利于污染物扩散,新乡2016年平均气温16.2摄氏度、平均风速2.0米/小时、平均降雨量82.2毫米、相对湿度59%、雾霾天数102天,气象条件直接造成气流相对稳定,逆温静风天气增多,雾霾天气频发,极不利于大气污染物的扩散。

  “另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产业布局和结构不合理造成的环境影响。”胡建森分析说,新乡市城区及周边地区产业集聚区集中、重污染企业围城现象比较突出。

  比如,新乡经济技术开发区、新东产业集聚区、新乡县产业集聚区、新乡高新技术开发区和国家物理与化学电源产业园,分别位于主城区及其附近的东部、南部、东南部和东北部;水泥熟料生产企业、粉磨站和采石碎石企业集中布局在市区北部;豫新发电和渠东发电两大电厂分别位于主城区南北两侧;城区东、南方向还分别建有白鹭化纤、心连心化肥等大型化工企业。

  “总体来看,市区周边工业企业煤炭消耗大、排放强度高,是造成市区空气污染指数长期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他说。

  监测数据显示,新乡市的PM2.5、挥发性有机物VOCs、氮氧化物NOx、二氧化硫SO2和一氧化碳CO主要来源于工业排放,电力、热力生产、化工化纤、医药、造纸、水泥制造业是大气污染物的主要排放行业,这些行业的排放量占全市工业大气排放总量70%以上。

  而煤炭是新乡主导性的燃料来源,占其能源消耗量的八成左右,2016年新乡市煤炭消费量仍保持持续增长态势,过度依赖煤炭的能源供应结构对大气污染影响巨大。

  除了建筑施工、道路和物料堆场扬尘外,新乡的机动车污染同样惊人。统计数据显示,新乡机动车保有量已达67.5万辆,超过一般三线城市。加上地处豫北地区交通枢纽,车辆通行量高,过境车辆中重型货车多,日均1万多辆,机动车尾气污染物量非常高。

  大气污染防治仍需精细化

  据本报记者了解,2016年,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新乡,大气污染防治成为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

  “要探索以环保优化经济发展,以经济提质升级减轻环境压力的新路子,促进环境与经济的协调发展。”新乡市委书记舒庆说。新乡市市长王登喜也表示,“如果落到全省倒数第一,新乡被环保限批的可能性就很大。所以宁可现在出重拳,顶住压力。”

  胡建森告诉记者,在新乡,齐抓共管的大环保格局基本形成,建立了“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部门主责、失职追责”的责任体系,挂牌督战、挂图作战、挂帅出征和台账的“三挂一台账”制度已经建立,“管生产必须管环保、管业务必须管环保、管行业必须管环保”的局面也已形成。

  “这一年,上上下下、方方面面付出太多了。”胡建森告诉记者,仅环保系统在2016年就“送走”了三位同志:年仅40岁的新乡市环境保护监测站监测室二室主任、环保专业工程师李海波,去年5月31日,因连续加班,劳累过度,突发脑溢水不幸去世。

  “还有两位同志是在夜查返城途中遇到车祸,不幸去世。”胡建森说:“一年折损3个人啊!那天得知车祸的消息后,我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热泪长流。打电话向省厅汇报时,话都说不出。”

  一年的辛苦没有白费。

  新年第一天的监测统计数据显示:与2015年相比,2016年新乡PM2.5年累计浓度下降9.68%,PM10年累计浓度下降8.86%,年累计综合指数8.34,下降了4.90%。三标指标下降率在传输通道的豫北5市中(安阳、鹤壁、郑州、焦作、新乡)排第二,仅次于郑州。与河南省其他城市相比,新乡市2016年PM2.5、PM10以及综合指数的消减率分别位居全省第9、第5和第7位,处于全省中上游水平。

  “在受几次区域性重污染过程,且其他城市出现不降反升的情况下,新乡市PM2.5同比下降5.07%,PM10同比下降6.54%,年累计综合指数同比下降5.91%。全省三项指标均出现下降的仅新乡一个城市,说明新乡市的重污染天气应急管控效果显著。”胡建森说,“在1日的研判会上,监测统计结果一宣布,全场欢呼。大家都为取得一个小小的进步而欣喜,也增强了信心。”

  在12月30日召开的新乡市大气污染防治推进会上,新乡市副市长马义中说,“新乡已经彻底扭转了PM2.5、PM10不降反升的被动局面,实现了豫北第一和弯道超车的既定目标。”

  “新乡市的大气污染防治特别是应急管控,还是采取了许多扎实有效的措施,成绩值得肯定。”正在新乡督查的环境保护部重污染天气应急督查第九督查组组长万年青对本报记者说。

  王登喜透露,河南省委、省政府近日已初步确定新乡市2017年空气质量目标:PM10年均浓度要达到115微克/立方米,PM2.5年均浓度要达到74微克/立方米,优良天数要达到200天。“这不仅是工作目标,更是政治任务。”他说。

  采访时,胡建森表示,新乡市的大气污染防治仍需“精细化”,“一刀切会对招商环境、经济发展带来很大冲击”“下一步会明确哪一级管控停产哪类企业,几级预警限产哪类企业,做到分类管理、精细管控。”

“红警”下的新年:一个地方环保局长是怎么过的

  2016年12月31日晚,胡建森在主持每天召开的新乡市大气污染防治形势研判会。摄影/章轲

“红警”下的新年:一个地方环保局长是怎么过的

  2016年12月31日晚,胡建森在新乡市环保局监控中心查看重点监控企业排放数据。摄影/章轲

“红警”下的新年:一个地方环保局长是怎么过的

  2016年12月31日晚,胡建森在新乡市环保局走廊里部署第二天的执法检查。摄影/章轲

“红警”下的新年:一个地方环保局长是怎么过的

  2016年12月30日晚,胡建森在新乡市大气污染防治推进会上。摄影/章轲

“红警”下的新年:一个地方环保局长是怎么过的

  在胡建森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份追责名单。摄影/章轲

“红警”下的新年:一个地方环保局长是怎么过的

  2017年1月1日,胡建森等在企业检查重污染天气应急措施落实情况。摄影/章轲

责任编辑: ZY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