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芜房干生态景区 违规建筑何以“遍地开花”

来源:市场信息报 2017-01-05 23:09:55 打印本稿

山东省莱芜市雪野旅游区房干4A级景区内大张旗鼓建设宾馆、别墅等违规项目,用地管理甚至宽松到“舍得出钱任君自选”的尺度;应对媒体监督,雪野湖旅游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只顾评功摆好,一再曲解国家行政法规;雪野旅游区多个职能部门三缄其口,集体沉默

  山东省莱芜市雪野旅游区房干4A级景区内大张旗鼓建设宾馆、别墅等违规项目,用地管理甚至宽松到“舍得出钱任君自选”的尺度;应对媒体监督,雪野湖旅游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只顾评功摆好,一再曲解国家行政法规;雪野旅游区多个职能部门三缄其口,集体沉默……

\

  宾馆别墅星罗棋布

  记者近日接到房干村群众投诉,历数该村开发建设的房干生态旅游区违规建设项目遍地开花、占地补偿去向不明等问题。根据投诉矛头所指,记者立即驱车赶往山东莱芜,12月22日一早到达景区脚下的房干村。

  对于景区发展现状,接受采访的村民向记者透露:“景区客流量季节差别极为明显,在国庆节到清明节这段时间,看不到几个游客上山。如果没有源源不断的卖地收入,景区很难维持。”至于出售土地的用途,受访村民莫衷一是,有的说建疗养院,有的说建酒店和别墅。记者从上述村民口中了解到,被占土地原先都是房干村的梯田、林地。有村民悄悄告诉记者,景区北侧一片林地两年前被开发商占用建成别墅区。随着景区别墅越建越多、用地规模不断扩张,此类“怪事”屡见不鲜。慑于村内庞大的当权势力,有村民坦言,他们只得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离开房干村,记者到景区售票处买了票进入景区,向北行驶几分钟便到了鹿鸣山庄(该酒店对外宣称具备4星级接待能力)门前。在该酒店院内将车停稳,仰视巍峨耸立、气势恢宏的酒店主楼,不由心生好奇,于是快步走进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到前台询问房价。服务员很麻利报出价格:“标间200元,套间400—500元。”记者看完房间后追问:“能不能打折?”遭其拒绝。记者又问:“你们这淡旺季很明显,夏天房价是不是很高?”服务员:“我们酒店生意很稳定,房价一年到头都一个价。”记者:“从网上预订能优惠点吗?”服务员:“网上不能定,只能在前台办理入住。”另外,从该服务员口中记者得知,鹿鸣山庄吃住一体,功能完善。暗访调查掌握的这些情况,印证了景区网站宣传内容, “鹿鸣山庄大酒店简介:位于景区入口,4星级宾馆,同时可接纳300多人就餐和中小型会议”。

  如果说鹿鸣山庄在湖光山色之中显得突兀扎眼,与景区标榜的生态理念背道而驰,那么处在大山深处、掩映在苍松翠柏间的多个别墅区更是大煞风景。从鹿鸣山庄出来,抬头西望,记者很清楚地看到,南边坡地上开山毁林建造的多个别墅区,从东往西依次排列,项目名称分别是仁和山庄、天悦龙庭、九龙山庄。其中立在景区检票口东侧的天悦龙庭巨幅广告牌首先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天悦龙庭4A级房干23栋别墅 景区内唯一产权独栋别墅”,了了数语道出了项目卖点。这与该项目开发商淄博普科置业有限公司大量发布的网络广告大同小异,还是着重突出了该别墅在景区内多个楼盘中的唯一产权优势。

  据悉,该项目始建和开盘时间都在2012年。记者不免困惑,国务院、国土资源部从2004年开始多次下文严禁给别墅项目供应土地,天悦龙庭如何能取得产权?口口声声的优势从何而来?华丽动听的广告显然经不住拷问推敲。

\

  景区内别墅都是开山而建,总计不下百套

  为更为直观了解房干景区别墅布局,记者踩着湿滑的雪地攀爬到九龙山庄上面的半山腰,极目远眺,各处景致一览无余。记者注意到,除了先前提到三个连片别墅区,在西边苇沟水库一带,还坐落着几个小型别墅区。水库北岸公路旁也建了一栋别墅,犹如巨型楔子钉在那里,硬生生破坏了这处水景。

  开发商坦承自家房产没手续

  下山途中,记者再次路过九龙别墅区,记录了开发商张贴的售房热线,并顺便到门卫那里了解了一下该项目的基本情况。门卫夫妻自称是房干村民,开发商雇佣他们在此看家。记者:“这些别墅都空着,是不是卖不出去?”门卫:“不是的,基本都有主了。业主们夏天才回来住,买这房子都是避暑用的。”记者:“这里夏天很凉快吗?”门卫:“气温比山外低好多度。晚上睡觉都得盖薄被。”记者:“这些房子什么时候建的,能办房产证吗?”门卫:“上面这片2008年建的,下边2014年建的。不能办证,都是小产权,使用期限50年。上边那些70万一套。最下边的应该是100万一套。”另据门卫夫妻透露:“景区建房不费事,你要看那块地好,只要肯出钱就能盖别墅。”

  赶往金泰山木屋别墅途中,记者留意观察了苇沟水库前后左右的别墅。除了西北山坡上的别墅仍在施工外,其他都有入住迹象。赶到金泰山景点山门前,记者向值班工作人员打听山上木屋别墅的有关情况。该工作人员告知:“木屋别墅是景区08年建的。很早就承包出去了,以前游客可以住。现正在修缮,停止营业了。”按照他指示的方位,记者顺利找到碧霞祠。按照寺庙墙体上箭头提示,记者转到寺庙后边,拾级而上,进入木屋别墅区。虽然形制规模比普通别墅小很多,但这些房子结构简单、造型别致,从头至尾找不出正在维修、停止营业的蛛丝马迹。走下金泰山,见有环卫工人在扫雪,记者上前打听得知,在房干景区管理尺度的确非常宽松,只要舍得花钱,买块土地建房不需要什么手续。不过,这些地只能租用,无法买断租期,一般是50年。

\

  房干景区内的房产广告

  离开房干景区途中,记者先拨打了天悦龙庭的置业热线,不知何故始终占线。随即,以买房名义拨通九龙山庄电话,接线人员自称是该别墅区的老总。对于产权问题,他直接了当地答复记者,自己房子没手续,都是小产权,但居住没有任何问题,期限50年。他提醒记者,房子所剩无几,得趁早买。居住面积300平米都是70万一套,均价2000多,很划算!

  曲解国家法规想当然

  结束暗访,核实房干景区内宾馆别墅的土地、规划、建设手续自然成为记者调查的主要方向。12月22日下午上班以后,记者赶到莱芜市国土资源局雪野旅游区分局。该局一徐姓女局长告诉记者,记者采访需要雪野湖旅游区管委会批准。记者又马不停蹄地找到管委会,辗转联系到党群部一位负责同志(以下统称负责同志)。在该单位会议室坐定以后,记者再次向其表明调查意图,拟了解房干景区鹿鸣山庄大酒店、仁和山庄、九龙山庄、天悦龙庭以及木屋别墅等项目是否办理过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证以及施工许可证。负责同志做了记录,告诉记者,他需要先给领导汇报,然后再联系相关职能部门查询答复。记者在会议室一直等到将近下班时间,负责同志才和记者见面,声称基层工作很繁忙,国土规划等部门局长都不在单位,需要查询相关问题当天答复不了,让记者千万理解。记者问他何时能做出书面答复,负责同志说事情很简单,会协调有关部门尽快落实。接着,他对房干景区如数家珍般介绍了一番:房干生态旅游景区地处房干村,为村办景区,自成一体,具体运营企业是帅旗集团,村支书韩增旗一手主抓。话题至此,他话锋一转,软中带硬地提醒记者,韩书记是当地名人,很有个性。历届省领导都曾亲临房干视察,对房干村发展成就给予很高评价。记者不为所动,似乎引起了他的不快,随即口气强硬,近乎下命令般地要求记者:“职能部门怎么做不关我的事。你们的报道中绝不准出现有关我的任何内容。”记者告诉他:“我们无权承诺什么,会把你的要求转达给报社,保证报道不会主观臆测、捕风捉影。”负责同志对于记者的此番答复并不以为然,声称记者爱咋写咋写,就是不准提及他。

\

  房干景区内的木屋别墅

  为了引起管委会领导重视房干景区涉嫌违建问题,记者把事先打印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风景名胜区条例》交到负责同志手上,让其查阅相关条目。负责同志声称,记者不懂业务,并煞有介事地谈到他对该条例做过研究,认为该条例不适用于房干景区。记者让其察看条例第二条适用范围:本条例所称风景名胜区,是指具有观赏、文化或者科学价值,自然景观、人文景观比较集中,环境优美,可供人们游览或者进行科学、文化活动的区域。另外,该条例27条规定:禁止违反风景名胜区规划,在风景名胜区内设立各类开发区和在核心景区内建设宾馆、招待所、培训中心、疗养院以及与风景名胜资源保护无关的其他建筑物;已经建设的,应当按照风景名胜区规划,逐步迁出。房干生态景区不论从形式上还是内部结构上是否适用该条例本不该产生疑义。负责同志坚持认为,该条例适用于拥有众多景点并有总体规划的某一行政区划范围,房干只是很小的4A级景区,因此不适用该条例,该条例怎么施行得由省建设厅具体解释。他专门到莱芜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做过咨询,住建委的意见是房干景区不适用该条例。记者让他指出房干景区建设管理到底应当适用哪些行政法规,他不作回应。27条规定的核心景区指何而言,负责同志也避而不谈。记者曾问他,莱芜市统筹合并雪野湖周边数个乡镇成立的县级行政单位即雪野湖旅游区适不适用上述条例。负责同志虽然没给出理由,但仍认为不适用。

  记者事后查阅有关雪野湖公开资料得知,“建立雪野旅游区是莱芜市委市政府的重大决策,总的发展目标是作为莱芜四大功能区之一,争当莱芜旅游和服务业龙头。整个景区分为房干生态景区和雪野湖休闲度假区两大板块,分为7个重点区域。”完全符合负责同志的适用逻辑。他的观点因何前后矛盾,令人费解。

  离开管委会,记者连续通读数遍风景名胜区条例,未找到关于建设厅可以解释国务院法规的依据。慎重起见,记者电话咨询了山东省住建厅法规处。该处领导告诉记者:“风景名胜区条例是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应该由国务院法制办具体解释,立法法上有明文规定。”

  12月23日下午,记者致电莱芜市住建委法规科了解到,该科工作人员对于雪野湖管委会负责同志言之凿凿、专门咨询住建委的事情没有印象。电话采访莱芜市政府法制办,记者得到的答复是:“雪野湖旅游区及其管理的房干生态景区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风景名胜区条例》。雪野湖管委会没有解释权。”

  截至发稿,记者没有收到雪野旅游区方面的任何回复。关于房干景区开发乱象,记者将继续调查追踪报道。

责任编辑: ZY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