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中医院康复保健科致幼儿死亡 家长爆医疗内幕

来源:重庆晚报 2017-01-10 22:01:15 打印本稿

平地起惊雷,无端遭灾祸。2016年猴年岁末,对于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大河屯镇年青村民郝磊的家庭来说,是个痛彻心扉的人生时刻。他3个月21天大健康可爱的女儿在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康复保健科被庸医治死。

  非正常死亡幼儿父亲郝磊向社会发出的呐喊

  本网讯 平地起惊雷,无端遭灾祸。2016年猴年岁末,对于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大河屯镇年青村民郝磊的家庭来说,是个痛彻心扉的人生时刻。他3个月21天大健康可爱的女儿在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康复保健科被庸医治死。

  近日,死亡幼儿父亲郝磊及其家人向本网泣述了事情经过。2016年12月13-15日,其3个月21天大的女儿本在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原南阳市中医院)做康复保健项目(医学概念是,孩子连感冒都没有的纯康复医疗)。15日上午11点左右,孩子在输液过程中脸色苍白,孩子妈妈刘路发现后及时告知医生,但主治医生景某栋只说是贫血,未做任何处理,态度冷漠、随意、草率、无情,这个医生大摇大摆地下班了。直到下午14:30分医生上班前,刘路都找不到任何医生求助,当时科室没有医生值班。而女儿已经奄奄一息!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的这种行为,相信很多患者都经历过吧。而后,刘路的女儿被送到儿科,又转送ICU,郝磊夫妇就再也没见到女儿了,孩子死亡7天后,家人甚至连孩子确切死亡时间都不知道!

  郝磊漂亮的女儿生前被抱在怀里 十分乖巧可爱

  郝磊的女儿被张仲景国医院治死时还不到4个月大。因为是早产儿(之前曾在南阳市中心医院住院,后健康出院),按医生说,根据医学常规要带孩子去做康复。刘路听同学介绍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于是在2016年11月14日便带女儿到该院做第一疗程的康复治疗,11月24日出院(此间一切正常)。2016年12月13日,刘路带着女儿来做第二个疗程的康复治疗,输液用药竟然和第一次一样,是静滴丹参针、神经节苷脂、赖氨酸。12月15日上午约11时左右,郝磊的女儿开始输液,10多分钟后,郝磊的女儿脸色苍白,吓坏了的刘路赶紧去叫医生,主治医生景某栋查看孩子状态后询问是否进行了血常规检查,家属说有检查过,景某栋到办公室查看化验单后,对家长说:“只是贫血,没有事”。没有给刘路的女儿采取任何措施和处理,之后医生便下班。而孩子的情况越来越差,刘路找遍了整个科室没有一个医生,期间也没有见到护士查房。情况持续到下午14:30,医生上班后刘路找到了景某栋,景某栋让刘路抱着孩子一起去四楼儿科,儿科医生检查后给孩子做了心肺复苏,但孩子情况没有好转,随后便被抱入ICU重症监护室。至此,郝磊夫妇便再也没能见到孩子。

  等在ICU外的刘路心急如焚,但却得不到孩子的任何消息,期间只有一名护士出来,告知刘路孩子情况不好,让其做好心理准备。下午16点左右,死亡幼儿父亲郝磊从唐河赶到医院,医院没有让郝磊夫妇签任何字,甚至没有拿到一张病危通知书。下午17点左右,医生告诉郝磊说孩子已经抢救不过来了。

  悲痛欲绝的家长要求看看孩子,可医生说孩子正在抢救不让见。家长要求医院封存孩子病历并见主治医生,主治医生依然推说孩子正在抢救。而病历需要完善,需要过程,暂时无法马上拿给家长。在死亡幼儿父亲郝磊提供的录像视频中可以看到,他要求院方封存病历后到资料室取病历,但对方却只有一个空的档案袋,里面连一张纸都没有。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迟迟不愿给出孩子病历,以一个空档案袋应付家属,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

  孩子去世后,双方第一次调解时,家长就询问孩子具体死亡原因,但院方推说还在完善记录,死亡时间会在记录内显示。郝磊夫妇犹如崩溃一般,孩子没了,家人难道还不能知道孩子的确切死亡时间吗?

  走投无路的死亡幼儿父亲郝磊夫妇在医院门口维权

  关于郝磊女儿的死亡原因,院方在调解时告诉郝磊,孩子是呛奶死亡的,对此郝磊并不接受。从11:30到14:30,期间三个小时时间,家人不可能连孩子呛奶都发现不了,而院方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郝磊哭着向本网讲述,在孩子死亡11天后,他们万般无奈主动提出尸检,可尸检需要医院签字授权,而医院却推托说手续还未完善,不能授权。试问哪个家长可以忍受四个月大的孩子莫名死亡后再尸检?可死亡幼儿父亲郝磊夫妇不得不这么做,他们要给孩子一个说法,给孩子一个公道。而就是这样合理的要求,院方也要一拖再拖,原因何在?

  郝磊夫妇为了搜集证据,带着孩子的病历,问遍了各大医院。刘路向本网讲述,在郑州某医院,一位儿科专家查看了郝磊的女儿的病历,说在郑州的医院儿科已经不再使用丹参注射液,尤其是一岁以内儿童,已经有好几例患儿死亡病例。郝磊夫妇对此难过了很久,刘路说,景某栋医生用药不当,在用药时根本没有考虑药物的副作用。

  张贴在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康复科婴儿氧舱治疗室门口的资料牌

  而在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康复科婴儿氧舱治疗室门口就张贴着一张氧舱治疗的相关资料牌。从死亡幼儿父亲郝磊提供的图片上可以看到,上面明确标注有早产儿不宜使用一项。为何医院氧舱治疗明确有这项注意事项,景某栋还是让郝磊的女儿每天都接受这样的治疗?医院如此自相矛盾,为了增加医疗费用就能忽视孩子生命安全随意增加项目吗?

  郝磊的女儿第一次入院、出院诊断都是缺氧缺血性脑病恢复期

  郝磊的女儿第二次入院的入院证诊断和入院病历诊断已经不同

  在死亡幼儿父亲郝磊拿出的孩子病历上,他指出孩子两次住院的诊断中,存在明显不同,怀疑医院修改了病历,为何在第一次入院和出院时,孩子的诊断都是缺氧缺血性脑病恢复期,而第二次入院证上诊断为缺氧缺血性脑病恢复期,而入院记录上却在这一诊断下方加入了先天性心脏病(卵圆孔未闭)、先天性肺发育不良。家长对此表示怀疑,在他们要求封存病历的时候,院方一再推托,是否正好有时间修改病历?

  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副院长李某国(前排左二)面带微笑站在悲痛的家属中间

  孩子死亡后家长想要院方给个说法,面对孩子家长的哭诉和悲伤,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业务副院长李某国却无动于衷,甚至面对微笑、从容淡定地看着镜头,在嚎啕大哭的家属中间显得格外刺眼。院方还表示,愿意拿出三万五千元了结此事。

  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出具的刘路宝(郝磊的女儿)抢救死亡调查报告

  郝磊夫妇一直要求院方给出女儿的死亡报告,但一直未得到任何音讯。直到2017年1月4日,家属再次要医院讨要死亡报告,院方才给出了一份,距离郝磊的女儿出事将近20天时间,这份报告里面居然还有错别字,不知道医院对待生命是否也和这份报告一样草率。面对冠冕堂皇的死亡调查报告,院方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郝磊夫妇欲哭无泪。

  孩子出事后,面对强硬的院方死亡幼儿父亲郝磊能想到的就是找南阳市卫生局,而南阳市卫生局却推说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属南阳市中医药管理局管理范围,家属到南阳市中医药管理局依旧吃了闭门羹,郝磊只好再回到卫生局。在录像视频中可以听到,南阳市卫生局工作人员说孩子没有尸检,这事不好办。而尸检也一直被推脱,卫生局、中医药管理局、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像踢皮球一样把郝磊推来推去。如果都不愿意出面处理,那老百姓的权益怎么维护?冤屈找谁申诉?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医生手中就这样被治死了!

  在孩子出现异常的时候,医生淡漠、草草了事,一句“贫血,没事。”便可以安心下班,难道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就这么视人命如草芥吗?中午时分,找遍整个科室竟然没有找到医生,难道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不用安排医生值班吗?下班了就可以丢下整个科室的病人回家?张贴的资料牌上明确早产儿不宜使用氧舱治疗,医生还是要求孩子每天做治疗,是金钱利诱还是医德败坏?郝磊的女儿被抱到ICU抢救,为何不需要家长签字,也没有病危通知书,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的医疗操作规范只是虚设?为何在郝磊的女儿第二次入院的时候,病历单上却多了两种疾病?是为了配合延后十几天出现的死亡报告吗?对此,南阳中医药管理局、卫生局还要无动于衷吗?一个孩子的意外去世是一个家庭的灾难,而这又是整个医疗界的悲哀!医患关系日益紧张的今天,医院只想拿出三万五千元了事,而不是深刻反思,此情此景,真让人不寒而栗!

  难道在南阳市张仲景国医院领导和医生眼里,生命是可以用钱贱买贱卖的吗?!

  关于此次医疗事件,本网将继续追踪。

  转载来源:http://news.cqwb.com.cn/gupiao/detail/6IQk9L.html

责任编辑: ZY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