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乱重创雷士照明 谁是真正的

内乱重创雷士照明 谁是真正...

而雷士照明企业本身,因双方的竭力相争,反倒被同行盯上...

比特币被禁之后乱象:金融化交易模式花样频出

比特币被禁之后乱象:金融化...

网易财经查阅发现,类似投资比特币被骗的消息今年以来已...

北大方正陷内幕交易风波 同僚反水隐现利益纠葛

北大方正陷内幕交易风波 同...

经历了两天的发酵,这场贴满“北大方正”、“内幕交易”...

中原经济区新闻网首页 > 资讯 > 综合 > > 正文

河南珠宝商举报妻子“职务侵占” 警方立案侦查

来源:新华网 2015-01-12 16:15:35 打印本稿

  “金条、金银首饰、玉器,还有名贵珠宝,如果按照当时的市值估算,他们至少从我公司转移了一个多亿的货品。”尽管面对《民生周刊》记者华文海面色平静,但其平缓语气下的复杂心理耐人寻味。

  华文海曾是河南省南阳市政商界颇具影响力的人物,未到不惑之年便成为当地规模最大的金银珠宝零售企业——金正珠宝公司的掌门人,此后还当选第三届南阳市政协委员、工商联常委、南阳市卧龙区工商联副主席。

  然而,这位民企老总的人生却颇具戏剧性。正当华文海将其事业推向顶峰之时,2010年1月27日,南阳市公安局卧龙区分局以涉嫌重婚罪将其刑事拘留。9天后,华文海被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6月29日,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

  华文海被刑拘当日,他的妻子马某在未告知金正珠宝公司其他股东的情况下,以公司法人代表的名义向各家门店的负责人下达了停业指令,并转移金正珠宝公司市值逾亿元的货品。得知情况后的华文海顿悟,这是妻子预谋已久的行动,并指出其行动另有幕后指使者。

  2014年3月,已经恢复“元气”的华文海向当地公安部门举报,称马某以职务便利侵占金正珠宝公司财产,并提供了报案材料及证明马某有罪的证据。

  被默许的代孕

  2011年夏天,当华文海脱下囚服走出监狱大门时,除了家人,接他出狱的还有昔日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以及金正珠宝的老员工。

  “他们没有抛弃我,这给了我重振旗鼓的勇气。”出狱后的华文海“重出江湖”,斥资千万、用时不到两年便将此前遭到关停的门店逐一恢复。一位南阳市人大代表甚至认为,在民间借贷市场危机重重的背景下,金正珠宝能够起死回生,称得上是当地民营企业自我救赎的神话。

  “文海这个人人品其实不赖,如果没有2010年那场劫难,他和他的公司一定比现在要好。”华文海一位同学这样评价。

  在南阳采访期间,《民生周刊》记者通过与华文海本人、其直系亲属、金正珠宝前员工以及华文海与马某共同的朋友相对独立接触后,基本理清了整个事件的脉络。

  现年47岁的华文海大学毕业后进入南阳玉器厂工作,1991年经人介绍与马某相识。两年后二人喜结良缘,婚后不久华文海放弃国企职工身份下海淘金。

  起初,因为创业艰苦,华文海夫妇二人一直未做生育打算。1999年7月,华文海邀请其父亲、兄长共同出资注册成立了金正珠宝公司。由于华文海懂经营、会管理,公司业绩位列南阳同行业前茅。

  2000年下半年,华文海有了做父亲的想法,但始终未能如愿。

  “我俩去过很多医院,结果都一样,说她患有原发性不孕症。”华文海说,此后他们还尝试过试管婴儿,可惜失败了。也曾有领养一个孩子的打算,但受传统观念影响,双方家长均坚决反对。

  “有一段时间文海的性格都变了,即使公司的事务忙完了也不愿回家,动不动就发脾气,我是他哥哥,我理解他那时是什么心情。”华文旭说。

  华文海的情绪也左右着妻子马某,为了圆丈夫做父亲的梦,马某提出找人代孕。

  起初,对于妻子提出的这个常人看起来难以接受的建议,华文海也曾反对,但看着兄弟姊妹家的孩子一天天长大、立事,华文海最终还是同意了。

  2001年,经人介绍,华文海认识了湖北籍女子素贞(化名)。素贞受孕后于次年产下一女婴,取名媛媛。按照当初的承诺,媛媛周岁后,华文海夫妻将其带回自己身边抚养,而素贞则获赠一套房产作为代孕补偿。

  “他们夫妻俩都很喜欢这个孩子,尤其是马某,待媛媛像自己亲生女儿一样。”华文海一位同学回忆。

  随着时间的推移,媛媛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龄。而此时的金正珠宝已经坐上了南阳市同行业的头把交椅,华文海的名气和地位也被南阳政商界所认可。

  在一次订货会上,金正珠宝一位合作伙伴的一句玩笑话让马某陷入了沉思,“你们事业做得这么大,没有个儿子以后华氏的家产会改姓的。”

  在马某的撮合下,华文海与素贞于2006年有了第二个女儿,取名梦梦。

  过继被拒绝之后

  虽然梦梦并非男孩,但华文海夫妻还是履行了当时的承诺,给了素贞30万元现金作为补偿。

  在众人眼里,马某对媛媛、梦梦如同亲生女儿一般,以至于后来华文海南下深圳开辟市场时,马某虽也一同前往,毅然放弃公司事务,专心在家照顾两个孩子。

  由于华文海夫妻二人在深圳经营新的公司,南阳公司的业务形式上便交由公司其他股东处理,实际掌控大权的是马某的嫂子、金正珠宝的财务总监李某。

  “公司的进出账都需经过她(指李某)的手,她对金正珠宝的家底了如指掌。”华文海说。

  他告诉《民生周刊》记者,起初李某也在南阳市某国企工作,后来企业改革、下岗分流,李某便待业在家。考虑到是自己的亲属,也懂财务,因此华文海便接受了马某的建议,将其聘入金正珠宝。

  2008年前后,华文海夫妇带着媛媛、梦梦回南阳祭祖,事罢华文海设宴款待马某的哥哥和嫂子。当天,马某的哥哥马柏果当着华文海的面,向马某提出,希望把自己的独子、马某的亲侄子过继给华文海做儿子。

  华文海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当时他虽微笑以对,但心底却对这位舅哥提出的要求十分抵触,“这不是明摆着要给我找个合法的继承人吗?他儿子要是年龄小,也许我还会考虑,可当时他儿子都已经10岁了。”

  事实上,华文海对这位舅哥并不认可。马柏果目前在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反贪局的工作,还是多年前华文海出资找关系安排的。

责任编辑: 标签:职务侵占 河南珠宝商 华文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