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蛋家被曝拖欠主播收入 烧钱却难形成闭环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2017-01-12 09:50:51 打印本稿

在各路资本齐聚的背景下,直播泡沫也被越吹越大,不过,也并非所有平台的资金缺口都能得到解决。2016年12月23日,直播平台咸蛋家确认了A轮融资信息,称已于11月完成A轮融资,估值5亿元人民币,融资金额近亿元,款项已到账,目前正在进行工商注册信息的变更。

  在各路资本齐聚的背景下,直播泡沫也被越吹越大,不过,也并非所有平台的资金缺口都能得到解决。2016年12月23日,直播平台咸蛋家确认了A轮融资信息,称已于11月完成A轮融资,估值5亿元人民币,融资金额近亿元,款项已到账,目前正在进行工商注册信息的变更。

  就在融资信息公布的一个月前,咸蛋家陷入了主播讨薪和涉嫌集资风波。据了解,咸蛋家曾进行一次储值返利活动,用户在平台充值现金可以获得9.9%的年化收益率,其后一段时间甚至达到19.8%的年化收益率,远远高出市场上众多理财产品,由此吸引了一批用户,甚至有用户充值了几十万元。

  但从2016年6月开始,无论是充值的用户还是直播的主播,从平台上提现都开始变得缓慢,用户们甚至组织了咸蛋家直播理财维权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主播经纪公司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爆料称,其公司签约的数名主播,在咸蛋家直播的收入至今没有收回。

  咸蛋家被曝拖欠主播收入

  “从去年8月开始提现就一直被驳回,理由是每天提现600万元限额,每个月1.8亿元提现限额,所以没有办法支付。”上述人士表示,“之前跟我对接的运营已经离职,去年10月份的时候他提醒我赶紧停播更换平台,因为该运营人员告诉我,他帮我跟咸蛋家平台申请欠款时,公司告诉他们,谁再帮助主播要钱,就扣谁的奖金和绩效。”

  在该人士看来,咸蛋家在2016年8月前后,财务状况是出了问题的。“当时他们大量的推广宣传,比如奥运会、戛纳电影节,去20个人,钱都花在了一些不是特别有效果的地方。”在融资信息发布后,上述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第一时间联系了咸蛋家的客服,询问欠款回款问题,“客服没有直接回复我,表示已经建立了应急小组,告诉我发邮件告知回款时间点,反正到现在也没有给钱,跟我们进去的同一批主播都停播了。还有理财集资的事情,咸蛋家根本不具备互联网理财的牌照资质。”

  针对此事,咸蛋家在2016年12月22日的声明中提到,储值返利为短期促销活动,数月前已结束,储值消费和绝大部分兑付正常,不存在涉嫌集资相关事实;也曾因黑客入侵,平台提高黑名单标准,误伤了用户和主播。对于上述人士所说的拖欠费用等问题,咸蛋家公关人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前段时间确实存在欠款的问题,现在正在处理中,短期内可以解决。另外,关于理财产品的问题,其中原因比较复杂,但咸蛋家已经处理完毕。

  网红推手秦毅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直播平台中,除了花椒直播是当天提款,第二天到账,剩下的都有自己的周期,比如陌陌直播是月结,一直播是月结,映客设每日上限。通过这些平台的结款情况,也能看出一个平台的资金压力程度。

  “咸蛋家6、7月份确实出现了危机,自身用户涨不上来,11月融资后,目前没有推广,尽管咸蛋家有明星投资人资源,但目前它的体量排在30位以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平台推广压力之下,有家公司6月份自己投了600万做直播APP,11月就关闭了,实际上线也就运营2个月,2017年还将会洗掉一批融资能力弱的直播平台。

  上述人士表示,包括PC时代就在的几百家直播平台里有50家是2013年成立的,剩下的大量平台都是2015年-2016年间资本热度吹起时进入的,市场竞争规律决定了行业已经进入洗牌期。

  据爱科技网数据披露,之前有一定知名度的100来家直播平台中,至少已有8家无法登陆或宣布关闭:爱闹直播、网聚直播、趣直播、微播、凸凸TV、ulook要看直播、美瓜直播、猫耳直播;有2家几乎没有活跃,即meelive和逗播;还有2家已经下架,即咖喱直播、熊抓直播。

  烧钱却难形成闭环

  尽管直播从业者和资本市场都坚信,未来直播大有潜力,但大部分移动直播平台还在烧钱买流量的阶段。“映客”所借鉴的打赏模式,被看成是YY等网络秀场销售虚拟物品实现盈利的主要方式,其变现能力和成熟度都得到了验证。

  直播数据监测公司热血马互动CEO卞海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该公司检测抓取的数据可以看到,2017年深度垂直的直播平台还有活下去的机会,比如体育、财经等内容的垂直。这跟直播行业属性、变现模式有很大关系。

  “直播是洗流量的业务,内容和流量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关系,缺一不可。像拉拉公园,社交软件自身具备流量,内容提供者和人群精准,快速盈利。”卞海峰透露,还有依托大流量平台的也具有很好的盈利,比如PC时代就成熟的YY、优酷的来疯、社交属性的陌陌、针对唱歌的酷狗繁星等。变现能力强的直播平台都不做宣传推广,因为自身具备闭环能力,但其他独立平台还有点难。

  如何看待这种情况呢?卞海峰举例说明,“快手平台有个主播叫周伯宁(音),粉丝70万,教人化妆,一万真人粉丝,给其消费的金主不超过100个,花得多的不超过10个,在这10个人里,2个人花的总数等于后面8个人的,而花小钱和不花钱的人有忠诚度。”

  卞海峰介绍,同样道理,直播平台2%的人群贡献了98%收入,大主播数十万的粉丝确实有忠诚度,但这些粉丝即观众都是不掏钱的,而给主播贡献收入的2%的大户没有忠诚度,还不断地流失,所以平台只有不停地推广,避免流量及内容的流失。

  据网上公开资料,虎牙直播2015年4个季度的营收为5500万元、8350万元、8240万元、1.336亿元。但其成本(分成+内容)费用高达6.727亿元,8.33亿元、9.055亿元、8.037亿元。也因此,很多人认为直播行业也将面临和O2O一样的下场,喧嚣过后,一地鸡毛,只剩下有资本支撑的巨头,大部分沦为炮灰。

  在直播平台尚存在着“带宽、内容和营销”三大成本高企不下的情况下,除了商业模式本身,逐步收紧的监管政策也成为直播平台洗牌决定因素之一。

  2016年9月初,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通知,要求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并对机构和个人主播设置了准入门槛,一方面是证书要求,另一方面是直播内容规范。

  2016年11月4日,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简称《新规》),对直播平台和主播提出了“双资质”、“先审后发”、“即时阻断”等要求,12月1日已正式开始施行。从这些接连发布的规定不难看出,相关部门监管明显收严。其中直播资质(《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简称网文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显得尤为重要。

  眼下,获得双证的只有YY、虎牙直播、映客直播等少数几家,而其他直播平台尚未在网站底部公示视听许可证。

  按照规定,一家直播平台必须要同时拥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文化运营许可证》,以及ICP证这三张才算合规。可以预见,随着资本寒冬的到来,以及监管政策的逐步完善,接下来的直播市场将会呈现大浪淘沙式洗牌。

责任编辑: ZY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