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日1高清完整版 独立日2高清下载 卷土重来

独立日1高清完整版 独立日2...

影片主要讲述一艘巨型的外星人母船进入地球轨道,并释放...

内乱重创雷士照明 谁是真正的

内乱重创雷士照明 谁是真正...

而雷士照明企业本身,因双方的竭力相争,反倒被同行盯上...

比特币被禁之后乱象:金融化交易模式花样频出

比特币被禁之后乱象:金融化...

网易财经查阅发现,类似投资比特币被骗的消息今年以来已...

中原经济区新闻网首页 > 财经 > 企业 > > 正文

丁磊谈网易:遗憾社交试错 重点押注电商“严选”

来源:第一财经 2016-06-30 14:32:50 打印本稿

从业务布局来看,它从门户、邮箱辐射到有道等工具业务,还涉及互联网金融、音乐、教育、电商,甚至照片定制;从最新一季的财报看,不管净营收的增长率还是净利润增长率,网易都高于腾讯、百度等巨头;同为老牌门户,它200多亿美金的市值是新浪(约32亿美金)和搜狐(14亿美金)总和

  在中国最早一批互联网公司里,“19岁”的网易称得上是低调又特殊的存在。

  从业务布局来看,它从门户、邮箱辐射到有道等工具业务,还涉及互联网金融、音乐、教育、电商,甚至照片定制;从最新一季的财报看,不管净营收的增长率还是净利润增长率,网易都高于腾讯、百度等巨头;同为老牌门户,它200多亿美金的市值是新浪(约32亿美金)和搜狐(14亿美金)总和的4倍多。

  但网易CEO丁磊也足够低调。例如,这么多年他也几乎没有在公开场合大谈网易的战略,而近两年,网易在电商领域的大动作也令外界对丁磊更加好奇。

丁磊谈网易:遗憾社交试错 重点押注电商“严选”

  6月30日,在第一财经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网易的内部沟通中,丁磊罕见地谈起了网易目前在国内互联网格局中的位置、网易19年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试错,以及网易在ODM模式电商领域的最新探索“网易严选”。

  他说,无论是过去的NSS还是现在的BAT,做企业真正的使命和目的不是去被“标签化”,而是用一种“有态度”的精神,不停地探索和创新,满足消费者需要。

  “我们也希望看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产品。不单单是猪肉。”丁磊这样说。

  为何押注电商?

  创立网易19年的时间,从网易新闻客户端、网易邮箱、网易公开课等一系列“有态度的”业务,到行业排名靠前的游戏业务,现在的丁磊将重心放在了他一手布局、亲自操刀的电商新业务——网易考拉与网易严选。

  过去一年,网易考拉采取独特的“自营跨境B2C”模式,避开天猫、京东的锋芒,形成了自己的独特卖点。到了今年,丁磊又创立了国内首个ODM (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 模式的电商品牌网易严选。在网易公布的2016年第一季度财报中,电商业务的表现抢眼,邮箱、电商及其他业务净收入同比增长257.8%。

  尽管电商行业的竞争早已白热化,但丁磊认为自己依然有很多空间。“在电商领域,我还只是小学生,只做了1年多。但是,我觉得现在的电商行业有很多的问题,比如假冒伪劣问题,店大欺客问题,这些都是严选要去努力改变的。”

  这一次,丁磊想要重塑电商行业的新标准。“现在,网易严选要重新定义电商的服务标准,国家要求电商提供7天退换货,网易严选提供30天无忧退货服务。希望很多电商同行看到了我们的做法,都不停地向我们这个标准来靠拢。”

  其实严选的创立,也与丁磊的喜好有关。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说,在他接触过的中国亿万富豪里面,只有网易的丁磊最快乐自在。在互联网圈子里,丁磊也一直被认为是最懂享受生活的人。丁磊透露,自己做网易严选的初衷,是因为自己经常在世界各地出差,发现不少质量好的商品都是中国制造,但奇怪的是,在中国的商场里很难找到它们。

  “如果中国的工厂能造出这么高水平,高质量的商品的话,为什么不把它放在中国的市场进行销售?”丁磊说。严选业务想法随之而来:把中国优秀的制造业找出来,要去除品牌溢价,能够为中国13亿人口的消费升级服务。

  这件事情从去年开始筹划,经过工厂不停地来回沟通,包括准备原料,直到今年初见成效。

  从原料的选择到设计,到成品的检验,网易与生产商形成了紧密地互动。严选的团队在工厂门口经常蹲点到12点左右,生产完了进行检验,甚至重新返工。

  丁磊举了个例子,为了做一款枕头的填充物高山荞麦壳,网易严选团队在云南、四川、贵州等多地寻找供应商。谨慎的原因主要是担心当地重金属和农药污染对荞麦壳本身可能造成影响。直到在四川大凉山找到一家生产苦荞麦茶的茶厂,网易把这一片产区的荞麦壳包下来,然后进行处理以后,成为严选今天枕头的填充物。

  在ODM的过程,网易也曾碰到一些并不可靠的供应商。例如在用料的过程中,以次充好。“被我们查出来以后,我们就把这个货退回去,哪怕再便宜给我们,我们都不要。”丁磊说。据了解,目前网易严选的退货为0.3%。

  除了高标准的选品,丁磊认为和竞争对手相比,网易的优势一是资金优势,在和工厂下单的时候,提前给他们70%的预付款,让工厂安心;二是一下单就下三年的单,让工厂长期和网易一起发展,保证生产的能力,建立相互的信任;对消费者来说,因为去掉了中间的品牌溢价,能够买到一个性价比特别高的商品。

  现在的网易严选不单单是中国制造的商品,丁磊透露,现在网易已经开始把印度制造和日本制造的东西带到中国来。例如,由于中国在棉花原料方面的局限性,长绒棉的质量不如印度棉和土耳其棉好,于是网易就在印度和土耳其找工厂,帮严选生产浴巾,然后通过海运运送到中国,再进行销售。

  而对于此前业界对于网易严选设计抄袭的争议,丁磊说,目前没有公司来起诉过网易严选抄了它的设计。

  “工厂本身做了好多年的设计,外面你看到的一些品牌,也是工厂里来设计的,十六款他选两个款,然后带回来做的一个。”丁磊说,“你们都不要太迷信这些,他们都是讲品牌故事而已。”

  最深刻的试错:错过社交机会

  早期的中国互联网曾有一个“NSS”的说法,即网易(Netease)、搜狐(Sohu)、新浪(Sina),再到后来变成了“BAT”三座大山。对于中国第一批互联网创业者丁磊来说,现在的网易掉队了吗?

  丁磊对此的看法是:做企业真正的使命和目的不是说去被标签化,如NSS、BAT。做一家企业,是要真正给消费者带来价值。

  “市值再高,可你的信息不真实,你觉得这是一个做企业的使命吗?”丁磊反问,“企业我认为不分大小,不能说因为你公司人多,利润高,你就有话语权,我养猪的,就没有话语权,不要这样想。如果你们这样想的话,你们就要吃一辈子的地沟油和抗生素。”丁磊说。

  他认为,企业真正的使命和价值,是能够通过探索和创新,为消费者所提供的商品能够持续不断地迭代和更新,这是最主要的。此外还有不断降低成本,以及提供新的功能或者使原功能更加耐用,更加好用。

  “在我今天看来,即便锤子手机没做什么功能,但我觉得它的锤子UI是中国所有的安卓手机的UI中做的最出色的一项。包括小米手机,他对中国平价、高性价比的智能机的贡献,也是不可忽略的。当然也是因为有了易信,也推动其他产品的不断革新。我觉得在企业的一个使命过程里面,最核心的是通过探索和创新,为消费者创造出新的产品,乃至这个产品新版本不停地迭代和更新。”丁磊这样说。

  不过,回看网易19年的发展,它也有过一些不算成功的尝试。

  丁磊坦言,令他印象最深刻试错就是移动社交。

  “在像类似微信这种聊天软件方面,我们进入地太晚了,策略上有点失误。”丁磊说。

  2013年8月,网易和中国电信成立合资公司并发布移动即时通讯社交产品“易信”。在内部,丁磊曾提出“未来3年-5年不计代价、不计投入一定要做好易信”。

  易信曾一度与微信“贴身肉搏”,但现在终究需要面对“骨感”的现实。

  不过很快,丁磊话锋一转,分享了另外一件事,全世界一共有一万家上市企业,只有一百家企业,也就是只有1%的企业在过去20年里面,每年的资本回报是超过20%。

  “在中国有两家,算上茅台,另一家是网易。”丁磊说。

  企业家要有工匠精神

  在公开场合,丁磊鲜少谈及谈网易未来的发展战略 。

  当被问及即将20岁的网易有什么新的发展目标时,丁磊反问:“你觉得20年的公司,每年都在换目标吗?”

  “我觉得是在一个对的方向上就要专注。在游戏,在电商领域,要专注。”丁磊认为,一个企业里面要有工匠精神的话,老板首先要工匠精神。而工匠精神中有一句话就叫“专注一个东西”。

  “我不太同意说老板只是管大局的,我看到优秀的企业家,对细节都很了解。”

  但是对于新事物,丁磊强调,在有条件、有机会的情况下,是要去探索的,“对企业来说不探索不行。”

  丁磊表示,养猪这件事上,网易已经花了七年时间,今天自己可以负责任地对说,网易养了一头全中国甚至可能是全世界最美味、最好吃的猪。“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向全社会去公开我们整个系统是怎么设计的,我们是怎么监控的,你可以看到是怎么回事。”

  当然,他也表示自己在新的领域关注相当多,“我们也希望看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产品。不单单是猪肉。”

  比如,在丁磊的读书清单中,一类是讲品牌和消费者的关系,另一类关于未来,例如人工智能的发展,对未来人类的生活有哪些影响。

  “对一个企业来说,我觉得应该有一种‘有态度’的精神。”丁磊这样说,“通过不停地探索和创新,去满足消费者的需要。我觉得这是一个企业基本的一个思路。”

  丁磊说,从前网易做了不少虚拟产品如新闻、邮件、游戏等,今天有能力建立网易严选这样的新型电商,改造传统制造业,网易的成就感来自于消费者的满意度。

  “如果今天我卖出去的商品,评论下面所有人都在骂,骂黑心棉、骗子、卖假货,我睡也睡不好,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情,让别人每天在我背后指指戳戳的?我今天又不是有生存问题,要么就不做,做了就要做好,不停地打磨,做到极致,这是我们做企业的一个想法。”丁磊说。

  他举了个例子,网易做有道词典已经做了十年,但当初做词典这件事,网易不是第一个。网易有道词典之所以能够后来居上,不是因为钱多,而是网易不停地在打磨、专注和坚持。

  “我不停一个版本一个版本迭代更新,很多人今天再也不用抱一个大词典在手里。世界肯定是不停创新的,如果不创新,即便做了一百年的企业也被会挤死。”

责任编辑: ZY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