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日1高清完整版 独立日2高清下载 卷土重来

独立日1高清完整版 独立日2...

影片主要讲述一艘巨型的外星人母船进入地球轨道,并释放...

内乱重创雷士照明 谁是真正的

内乱重创雷士照明 谁是真正...

而雷士照明企业本身,因双方的竭力相争,反倒被同行盯上...

比特币被禁之后乱象:金融化交易模式花样频出

比特币被禁之后乱象:金融化...

网易财经查阅发现,类似投资比特币被骗的消息今年以来已...

中原经济区新闻网首页 > 滚动 > > 正文

借贷宝周息最高达30%:人脉变P2P"巨债" 羽泉代言

来源:澎湃新闻 2016-07-08 11:11:39 打印本稿

今年1月,江扬从遍布地铁和商圈的借贷宝的广告得知,注册能得20元奖励,就下载了手机应用,没想到,四个月后的他会身负30万债务,甚至自己的婚姻都岌岌可危。

2016年01月19日,在上海地铁的人行通道内,一组由羽泉代言的“借贷宝”大幅广告十分引人注目。 视觉中国 资料图

  2016年01月19日,在上海地铁的人行通道内,一组由羽泉代言的“借贷宝”大幅广告十分引人注目。视觉中国资料图

  “人脉变钱脉,玩出一身债,”7月初,在和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江扬叹了口气,“现在跟我互粉的994个借贷宝‘玩家’中300个都逾期负债了。”

  和妻子一同从老家安徽合肥来上海两年多,现年30岁的江扬(化名)目前是上海市松江区一家电脑配件公司的修理工。

  今年1月,江扬从遍布地铁和商圈的借贷宝的广告得知,注册能得20元奖励,就下载了手机应用,没想到,四个月后的他会身负30万债务,甚至自己的婚姻都岌岌可危。

  “二道贩子”

上海地铁的人行通道内“借贷宝”广告。借贷宝在各地营销及推广手段颇为灵活,其运行模式在坊间曾多次被质疑。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上海地铁的人行通道内“借贷宝”广告。借贷宝在各地营销及推广手段颇为灵活,其运行模式在坊间曾多次被质疑。 视觉中国 资料图

  知名私募九鼎旗下的P2P平台借贷宝上线于2015年6月,其运营主体是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法人代表为王璐。借贷宝主打“熟人借贷”,宣传“向熟人借款,人脉变钱脉”。具体而言,用户注册之后,会自动关联自己的手机通讯录,通讯录好友之间可以事先约定借款数额和利息,然后通过借贷宝平台发起借款。借贷宝方面也对澎湃新闻表示,对投资人在平台之外的约定并不知情,平台只是信息中介,所有的利息、期限等交易细节都由借贷双方线下商议,平台不做监控。

  在这里,平台默认借贷双方是熟人,因而平台不会审核借款项目并评估风险。在借贷宝上发标时,借款人往往只需要向平台提供身份信息就可以,借款目的只要简略填一下“临时周转”,就可以迅速将单子定向发给目标放贷者。

  这点与大多的P2P平台截然不同,其他平台市个人发起借钱标之后,基本上所有用户都可看到,并决定是否要借钱给你。

  但是,“熟人借贷”真的只发生在熟人之间吗?

  江扬登录账户后发现,自己并没有好友在使用借贷宝借钱和放贷。本想弃而不用,但是页面上推荐了一些“可能认识的人”,并标注“关注即可增加投资机会”。互粉之后,江扬和对方拥有了彼此的联系方式,作为江扬口中的“资深玩家”,对方告诉他,“多加一些人,多加一些群,通过低息‘收米’、高息‘放米’,可以‘空手套白狼’,一本万利”。

  这些用户的玩法很简单:低息找人借钱,再高息借给别人,自己扩展人脉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利差。在这里,“米”是玩家对“钱”的隐晦代称。这些玩家告诉江扬,有人只有5万本金,通过借贷宝放贷,两个月赚了60万。

  在“资深玩家”的指导下,江扬在淘宝上查找“借贷宝好友”,花8块钱买了200好友,同时加入了40多个借贷群。

  值得注意的是,前段时间发生的女大学生以裸体照片为抵押,借高利贷的“裸条”事件,也就发生在这些群里。

  在这些聚集上千人的群里,充斥着“放米”、“收米”的吆喝声,仿佛是在集市上当街叫卖:“无押金放款!!!放款起步3000,有花呗、芝麻分600以上,利率低、下款快、审核快,要的私聊”,“本人大学生,借贷宝借300,利息100,只借3天,本人芝麻分800分,求放米”。

  在这些群里,这样的借款、放款信息以每秒2到3次的频率弹出,普遍的周息为10%-30%左右,借款额度最少的有300元,多的有几十万,而借款期限都很短,基本在3-10天左右。

  “大部分人在里面借‘快钱’才不是急用,而是用来放高利贷,充其量是个‘中介’,”江扬称。也有其他投资者将这种人形容为“二道贩子”。

  周息最高达30%!

  意识到这是个令人心动的商机,江扬在群里加了几百个人,不但把自己两年间攒下的5万全部豁出去发标,还用借贷宝的“悬赏”功能请求多位好友放期限为10天、日息1%的款给他。然后,在群里再以1.2-1.5%的日息把借来的钱放出去。

  危险的是,在这种连环借贷的链条上,江扬可能仅仅是其中一环,借江扬钱的人也会继续放贷,而利息是层层攀升的,最高可达周息30%。

  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叶家平对澎湃新闻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如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则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应当被认定无效,30%的周息明显超过法律保护的范畴。

  但借贷宝平台目前也有规定,借款利息不得超过年化24%。那周息30%是怎么做到的呢?

  “线下提前返钱,”江扬介绍。他举了个例子,通过QQ或微信达成借钱协议的时候,以1万元按照日息1%借10天计算,10天实际支付的利息应该是1000元,而借贷宝平台上明确最高利率年化不能超过24%,为此,借贷双方在平台上设定的利率肯定不会到24%,比如10%,不足1000元的部分,在借款达成当天,就应该用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给放贷方。

  就这样,江扬从今年1月到4月累计放出去的贷款超过10万,尽管大部分都能收回来,但仍出现几笔逾期。按照他的说法,小赚的几千块也被逾期的一两笔抵消了。

  此时的收支平衡,让江杨没有意识到风险正在放大。

  多米诺骨牌

2016年1月8日,北京,一行人从借贷宝logo招牌旁经过。 视觉中国 资料图

  2016年1月8日,北京,一行人从借贷宝logo招牌旁经过。 视觉中国 资料图

  连环借贷的模式的风险就在于,如果链条最底端的最后一个借款方不能还上高利贷,链条将出现多米诺骨牌式层层崩塌,身陷其中的所有“玩家”都存在逾期风险。

  到了今年5月,江杨所在的QQ群里陆续有人喊“有人赖账,我‘被动逾期’了”,跟江扬在借贷宝上互粉的几个上海本地人在线下聚会时,也表示收款困难。很快,风险也降临到江扬身上。

  今年5月中旬,江扬被一个叫做姚仪(化名)的借贷宝好友建的100多人QQ群,该人士自称是广州一家税务师事务所的办公室主任,想跟群里好友“借点米”来放给她认识的一个企业主。由于自己在借贷宝平台的账户可借额度不够,她还用了妹妹和丈夫的账户,一共借走了759万元。

责任编辑: ZY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