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何以雄且安?

来源:中原经济区新闻网综合 2017-07-17 10:18:14 打印本稿

教授,很高兴再次见到您。其实这两年我一直都在关注您的行踪和学术发展,我们的联系也一直没有中断过。这次拜访,是有一些问题想请教您,是关于最近在中国引起很高热度的雄安新区的设立。我知道,您是当今著名文化学者,中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访著名文化学者、人体工程学创始人、中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李建军

  记者:李教授,很高兴再次见到您。其实这两年我一直都在关注您的行踪和学术发展,我们的联系也一直没有中断过。这次拜访,是有一些问题想请教您,是关于最近在中国引起很高热度的雄安新区的设立。我知道,您是当今著名文化学者,中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2014年您曾荣获亚太城市发展研究会颁发的“环境规划大师”称号,以表彰您30余年身体力行,创办了关于人体内在、人体与环境关系的人体工程学。特别是很多人都知道您写过大量关于城市的书,我也看过一些。您是在考察了中外很多城市,并在充分研究的基础上写了这些书。所谓“见多识广”,所以我就想请您以您的专业来谈谈雄安的事情。这样对民众来说,就会有一个全新的角度去看雄安。

  李建军:“大师”的称号不敢当,因为它太沉重。我获得的那个荣誉,确实是因为我对城市的研究获得了大家的认可。关于城市的问题,30多年来我一直都没有中断过研究。城市也是人体工程学特别关注的研究对象,因为城市就是我们的家园,是时刻影响我们身心灵最重要的环境。什么样的城市才能让人们生活得更好?为什么有的城市发展得越来越好,而有的城市却逐渐衰落甚至消亡了?我们又该如何来合理地判定和预知?很多问题值得人们去仔细思考。自从上世纪90年代与贝聿铭在美国见面交谈后,我就一直信守着自己的一个承诺——走遍世界主要城市,研究它们的起源和兴衰,启发人们更好地去建设自己的家园。每个城市看起来相同,其实都不同,各有特点,地理不同、文化不同、风俗不同……我把这些都挖掘出来,给今天的人看。在基本完成预定的考察目标后,从2008年我就开始写关于城市的书,包括美国的8个主要城市、欧洲的7个主要城市、亚洲的10个主要城市,当然还有中国的30多个城市。正如你说的——见多识广,因为见得多了,所以哪个城市好与不好,我都非常清楚;而新建城市该如何规划、规划设计,我也非常清楚。雄安这个事情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从开始立意、立项直到规划,我都知道。所以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中央的这个决定很突兀,好像是空穴来风,可是对知道内情的人就不会感觉突兀。

  什么是千年大计?

  记者:我就属于“感觉很突兀”的系列了。正因为它来得突然,所以举国震惊,在各行各业里都引起极大反响。比如股市的反应,雄安新区的投资规模将是万亿级的,有人便开始分析一些概念股的价值,也有人在筹划投资了。再比如最热门的房地产领域,开发商瞄准了雄安,炒房的投资者也瞄准了雄安,并且行动得都特别快。而中央的反应也特别快,明确表态,雄安新区的发展绝不被房地产商绑架。特别是很多人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新区不知是何面孔。尽管主流媒体,包括雄安新区的总设计师徐匡迪多次作出各方面的解读,可是大家依然感觉是雾里看花:为什么要设立雄安这一新区?为什么要与深圳、浦东并列为国家级的新区?已经在通州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了,为什么还要设立雄安新区?雄安选址是基于怎样考虑?将会带来哪些影响?特别是对“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这个说法很困惑。有位50多岁的教师对我说:我活了50多年,都没听说过一个项目是“千年大计”,更没见过这类用词在文件里出现。雄安新区对北京未来意味着什么?深圳、浦东也是国家级新区,当初它们设立的时候为什么不这样说?雄安和它们究竟有什么不同?这也是我的第一个问题——如何理解雄安“千年大计”的定位?

  李建军:我理解大家的困惑。“千年大计”是一个分量很重的概念。什么是千年大计?涉及千年的事情就不是某个人的问题,一个人才能活多久?再加上“国家大事”,那就表明是关乎国家千年走向的事情。但究竟什么才是关乎千年大计的国家大事?这不是随便可以说的。今天我们常常说到一个概念,就是传统。如传统思想、传统观念、传统文化、传统道德、传统风俗、传统习惯、传统学术、传统体制……它其实包含两层极为深刻的内涵——传和统。传是传递、传授、传导、传承;统意味着一种连续性和一以贯之。从国家和民族层面看,基本的传统体现在四个方面,即道统、学统、治统、血统。所以我理解,国统、道统、学统、血统堪称千年大计。抛开血统暂且不论,道统、学统、治统间的相关、相连却是常人所难以理解的。道统是对宇宙、人生最高与终极真理的追求与认识。中国的道统是中华民族意识中最为人们尊崇的信仰、思想、伦理,它以儒家思想为主干,以道家和释家思想为辅支。当然,很多人可能并不同意我这个说法,认为道家和佛家都不算正统,儒家才算。其实佛家思想从汉朝佛教正式传入,就已经与中国固有思想发生了融合,成为中华道统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了。所以儒道释三家思想是中华民族的道统,儒家占据主体地位。三者的根本指向就是天人合一这个大道,而本源应该是《周易》思想。这是中华民族的灵魂。学统是科学文化知识系统。它其实是道统最精雅的部分,是道统的载体。在道统演化和丰富的过程中,学统始终处于前沿的位置。学统的主要载体是学制教育。治统是秩序、权力和制度系统。道统来自上天,董仲舒就有“道之大原出于天”之说,因为上天在冥冥中主宰着人类的命运。天如果有变,道统必定随之有变,学统也会随之有变。治统的正当性源于天,是为君权神授,帝王自己都把这种正当性概括为‘奉天承运’。道统由思想导师代表传承,学统由学术大师代表传承,政统由政治领袖代表传承。但是三者绝对不能分开,否则中华民族就不存在了。中国历史三代以上的圣王时期,道统、学统、治统是一体的,长期并称的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构成了一个代代相继的谱系。这些圣人既是思想导师,也是政治领袖。后来情况发生了剧变,就是思想导师与政治领袖分离了。思想导师的谱系由孔子、老子开其端绪,政治领袖的谱系由秦始皇开其端绪。但是贯穿在中华民族道统、学统和治统中的那条天人合一思想主线没变。中国历史上,道统与治统的相互交织、相互强化,始终决定着传统社会的基本面。国人总是以自己的历史久远、历史连续、历史辉煌而自豪,那是因为无论怎么改朝换代,中国的道统都还在。它为什么还在?因为政权延续、转换的脉络清晰。中国数千年文明史,无论政权如何更迭,都是在中华民族内部承袭,没有任何外族统治过。历史上的非汉族政权——元朝、清朝都来自中华民族内部,而非外族。如果类似八国联军、日本侵略得逞,中国变成殖民地,那中国的道统和学统就不会存在,我们的历史也就断了,中华民族也不是原来的中华民族了。被殖民的印度就是这样的结局,所以尽管印度产生了神传的国统佛教,可如今它的学统都没有了,道统没有了,印度民族也不是原来的印度民族了。这样的例子很多,都是教训。从这个意义上说,道统、学统与治统对于保持中华文明的连续性和民族国家的统一性意义重大,当然地属于千年大计。

责任编辑: ZY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