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乱重创雷士照明 谁是真正的

内乱重创雷士照明 谁是真正...

而雷士照明企业本身,因双方的竭力相争,反倒被同行盯上...

比特币被禁之后乱象:金融化交易模式花样频出

比特币被禁之后乱象:金融化...

网易财经查阅发现,类似投资比特币被骗的消息今年以来已...

北大方正陷内幕交易风波 同僚反水隐现利益纠葛

北大方正陷内幕交易风波 同...

经历了两天的发酵,这场贴满“北大方正”、“内幕交易”...

中原经济区新闻网首页 > 财经 > 企业 > > 正文

北大方正陷内幕交易风波 同僚反水隐现利益纠葛

来源:网易财经 2014-11-06 21:25:42 打印本稿

  经历了两天的发酵,这场贴满“北大方正”、“内幕交易”、“同僚举报”等各色标签的资本大戏仍牵动着市场的神经。因为大股东北大方正被举报内幕交易,北大医药4日午间紧急停牌。

北大方正陷内幕交易风波 同僚反水隐现利益纠葛

  一边是控股股东知名校企北大方正,一边是曾经的战略投资人政泉控股。二者在一年多前的甜蜜合作却变成今日的封喉利剑。

  几度鞍前马后冲锋陷阵的政泉控股,为何选择在此时污点举报?交易双方谋划数年的资本棋局究竟隐藏了哪些利益纠葛?

  “政泉控股完全是恶意举报,举报原因可能是方大证券和民族证券的合并重组中间的利益问题。北大方正现在不发声是因为监管部门正在进行核查,涉及到证据或者结论相关的内容都不允许披露,以免影响核查进程。”一位北大方正内部人士6日对网易财经表示。

  截止发稿,政泉控股尚未对网易财经的发问作出回应。

  扭曲的战略投资人引入

  4日,北大医药发布公告称,关注到网络媒体中出现报道,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政泉控股”)质疑公司股东的关联方涉嫌股票代持、内幕交易的违规行为。经申请,公司股票于3日13:52临时停牌。而就在此前40分钟内,北大医药股价急挫逾8%,跌破三个月来的低点。

  回看整个事态发展,这场由政泉控股主导的“北大方正系高管涉嫌多项违规”大戏已在网上升温发酵。

  3日午间,以开发盘古系而著称的政泉控股连发5则声明,声称北大方正高管涉嫌虚假信息披露和内幕交易。所有矛头直指北大方正现任CEO李友。

  一时间,市场哗然。北大方正与政泉控股一年前的合作再次被置于风口浪尖。

  2013年6月3日,西南合成(北大医药前身)发布公告称,“北大国际医院集团有限公司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方式协议转让其直接持有的和通过全资子公司西南合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本公司股份合计7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75%。”

  短短10天后,北大医药宣布已找到合作方,“北大国际医院集团与政泉控股于2013年6月13日签署了《北大国际医院集团西南合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股份转让协议》,由政泉控股作为受让方,受让北大国际医院集团持有的本公司4000万股股份(占本公司总股本的6.71%)。”

  看似清晰的战略投资人引入,或许只是虚假的表象。政泉控股举报称,上述股权受让仅为代持,实际出资人和最终受益方均为李友及其同僚。“出于对北大方正信任,以及未进行法律、财税等相关尽职调查下,同意代持并与李友指派的李国军联络并签署代持协议。”政泉控股如此表述。

  如此一来,本与北大医药毫无关联的战略投资者,变成了公司高管的关联方。引入战投的宏大规划也成了为高管谋取私利的幌子。

  然而,引入虚假战略投资者只是整个棋局的开始。政泉控股表示,在以9.2元/股低价获取北大医药股票之后,不到半年时间,上市公司就开始了资产运作,股价也随之飞涨至20元,随后,政泉控股根据指令,抛售股票,获利超过3.5亿元。

  “上述任何一条举报如若坐实,都将给以李友为代表的方正系高管带来牢狱之灾。”沪上某知名律师对网易财经表示,尽管政泉控股未向外界披露最核心的犯罪证据,但其作为昔日的合作伙伴,在此时实名举报,很难让人不相信其真实性。

  随后,北大方正4日发布澄清声明称,“相关信息指责所谓‘内讧、内幕交易’等说法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并未对“虚假信息披露”予以驳斥。

  “从声明就可看出,北大方正高管利用政泉控股代持股票一事基本属实。至于是否为内幕交易,由于政泉控股并不掌握直接证据,北大方正自然可以一口否定。”上述律师表示。

  不过,北大方正内部人士对网易财经解释称,北大方正之所以三缄其口,主要缘于监管层的要求,涉及到证据或者结论的相关内容一律不予披露,以免影响核查进程。“现在监管层已经在核查了,到相应的阶段我们会再发出解释声明。”该人士表示。

  还原蹊跷的利益链条

  在举报信中,政泉控股只言片语中简单描绘了一条李友等人运作多年的潜藏资金链条。

  2011年2月,北大方正与深圳康隆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深圳康隆将其持有的中国高科24.37%股权,共计7149.37万股,以总价不低于5亿元(约合每股不低于6.99元)的转让价格转让给北大方正。

  而在8年前,北大方正曾以2.5元/股的价格将中国高科控股权让予深圳康隆。一买一卖之间,深圳康隆在北大方正身上实现了近200%收益,净赚不少于3.22亿元。

  这个赚的盆满钵满的深圳康隆,就是政泉控股在举报信中提到的,为战略入股北大医药提供1.104亿元的出资方。

  在运作体系中担任如此举足轻重的角色,深圳康隆究竟何方神圣?网易财经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深圳康隆董事长王超杰是方正集团董事、首席执行官李友之 妻王超园的弟弟;股东宋玉华是方正集团董事、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余丽的母亲。同时,余丽时任方正证券董事和中国高科董事长,现任北大资源董事长;姚晓 峰是余丽的丈夫;曹秋是李友的同学赵寿文之妻;陈利民是李友同学方中华之妻陈敏的弟弟;陈永畅是李友同学、方正科技前财务总监、副总裁李文革的丈夫。

  清晰的亲属关系,深圳康隆所有的交易都不难理解了。作为北大方正高管的利益据点,堆满现金的深圳康隆在为政泉控股提供代持资金时,自然地担任了火药库的角色。

  “尝试猜想,或许给政泉控股提供代持资金的只有深圳康隆,毕竟,北大资源为港股上市公司,大股东想从其中抽调资金异常困难,一旦被发现,相关责任人 还将面临牢狱之灾,没有极端情况,一般不会冒此风险。”上海某私募基金研究员表示,深圳康隆有这个条件和能力完成,而且与政泉控股签订的是代持协议,几乎 不会有暴露的风险。

  政泉控股在其举报函中称,李友等人操控其账户,在今年7月-9月将其所持北大医药3677.47万股(占比6.17%)卖出,从中获利3.55亿 元。股票卖出所获全部款项直接转入北大资源账户内,但李友曾经提到这些款项最终将落入包括深圳市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其他的私人公司账户中。

  按照政泉控股举报函的说法,深圳康隆的1.78亿元在中国高科转了一圈,变成了5亿元。而后,深圳康隆又拿着这笔钱,打着政泉控股的幌子,参与了北大医药的定增,将其中的3亿元在1年内翻番。

  “我们可以承诺的是,政泉控股举报函所指的内容跟方正集团管理层个人绝无关系,涉及资金也绝对没有流向集团高管任何个人账户或者关联账户。”上述北大方正内部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

  瞒天过海毁于利益纠葛

  看似完美的利益链条却在最后一环功亏一篑。

  剧情逆转出乎所有人意料,曾经的亲密战友却突然反水,还口口声声强调,对所有事情“毫不知情”。

  是什么原因导致兄弟相向?控诉与自清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潜藏对弈?

  几个月前的一则消息或许能给出答案。2014年1月11日,在停牌筹划近5个月后,方正证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预案出炉:方正证券通过向民族证券全体 股东政泉控股、东方集团、乐山国资、新产业投资、兵工财务和乐山商行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民族证券100%股权。8月1日,证监会核准该重组事项。

  据消息人士透露;“整合最早是政泉控股推动民族证券来找的方正,其与几乎同期进行的政泉控股战略投资北大医药事项,两者存在利益互换的内在联系。”

  方正证券致民族证券《关于加快推进重组进程的函》中所透露的细节,佐证了该知情人士的分析。方正证券称,“2013年8月25日,我司接到民族证券 发出的《中国民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关于与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公司合并谈判的函》,希望与我司就双方合并事项开展商业谈判。我公司当日即申请重大事项 停牌。”

  进一步探究政泉控股在代持北大医药一案中所扮演的角色,很难让人不对其利益初衷抱有怀疑。

  在举报函中,政泉控股自认对整个代持交易毫不知情,“是北大资源利用我司对相关法律、法规不了解的弱势,隐瞒了交易行为的严重违法、违规情形。”

  如此“自认弱势”的表述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家在业内以强硬著称的地产开发公司,而其在拿下民族证券控股权中更是表现出来了惊人能量。

  2011年民族证券股权转让之际,首都机场设定了苛刻的竞购条件,其后保利集团、中国石油集团、国电集团都曾被认定为新东家。彼时,作为二股东,东方集团享有优先受让权,也成为传闻中的接盘方之一。

  经历激烈角逐,最终,不被看好的政泉控股半路杀出,击败一众央企,仅花费16亿元即掌舵民族政泉,强大的资源运作能力可见一斑。

  然而,就着这样一个手握资源、玩转规则的江湖大鳄,却甘愿为“无关联”的李友铤而走险,甚至在所有收益落袋为安一年半后,突然以“对相关法律、法规不了解”为由公开举报,背后纠葛不可不察。

  而北大方正内部人士也有意将被举报的原因归结为方正证券和民族证券合并重组中存在利益纠葛。

  “从已有的信息来看,政泉控股与北大方正管理层有着不止一步的合作计划,从开始的代持入股北大医药,到民族证券与方正证券合并,二者应该在一开始就 有了周密的利益安排。”上述私募研究员表示。“北大方正管理层能找政泉控股作为代持方,肯定是非常信任,这也说明双方的合作很有可能是长期过程。以政泉控 股的实力,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此下策拼个鱼死网破。或许,有更深层的迷局有待揭开。”

  截止发稿,政泉控股尚未对网易财经就此事作出更多解释。(赵婷)

责任编辑: ZY1201 标签:北大方正 同僚反水 北大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