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胡迁的自杀与抑郁症的对抗

来源: 2017-11-15 11:00:30 打印本稿

  10月13日,作家河小西在微博发文称,“青年作家、导演胡迁(又名胡波)上吊自杀。”到目前为止,已经确定,传闻属实!

  胡迁原名胡波,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在First青年电影展上崭露头角,他撰写的中篇小说《大裂》也获得过多位名人的推荐。2016年,胡迁带着原创电影剧本《金羊毛》参加了First影展创投会,经过层层筛选,《金羊毛》最终从457个报名项目中脱颖而出,入围电影计划。该项目也获得了王小帅公司冬春影业的青睐,并以《爱在樱花盛开时》的片名进行了电影拍摄备案。

  此后,《爱在樱花盛开时》的女主角借文追思:“记得第一次见你,你送我你的书《大裂》,寄语你说不知道写什么所以画个圈吧…我还清清楚楚记得拍电影时大家一起创作的一幕幕…记得你说生活里并没有什么好事情,记得你说世界是令人绝望的…可能你真的想解脱了吧…胡波导演一路走好吧…愿逝者安息。”

  从王玉雯的字里行间不难看出,胡迁导演较为悲观,而他的微博更能证明这一点。9月3日,胡迁说:“这一年,出了两本书,拍了一部艺术片,新写了一本,总共拿了两万的版权稿费,电影一分钱没有,女朋友也跑了。今天微贷都还不上,还不上就借不出。关键是周围人还都觉得你运气特好。”9月10日,他转发微博称“生命痛苦又无意义”。到了9月25日,胡迁导演的情绪明显已经完全不对,“到现在,也就是现在,我看着这面墙,再也没有逃避世界的方法了。”10月9日,胡迁最后一次发文,他的微博也永远停留在了这一天。

  这一次,杀死胡迁的又是抑郁症。

  谈到抑郁症,首先要搞清楚该症的成因。一个人可以分为现实的自己和幻想的自己。自己周围的物体都是现实的,比如墙壁、窗、自己的身体等等。所有大脑思考的行为都归为幻想,比如思考、焦虑、自卑、自责等等。人有一个规矩,当我们感到幻想的时候感觉不到现实,感觉到现实的时候停止幻想。比如当我们专心幻想的时候就不会去感觉现实的物体,当我们专心感觉现实的物体的时候就不会去幻想。所以我们可以通过感觉现实的自己来控制幻想和情绪。

  在生活中可能会因为某些事情或者压力让我们有过度的思考,当这种过度的思考成为习惯,我们对自己的感觉就会失衡,对幻想的自己感觉越来越多,对现实的自己感觉越来越少。现实的自己很少得到感觉和锻炼,会变得脆弱、敏感、紧张。直到有一天发现现实的自己很难去控制自己的幻想和情绪了,就会通过幻想来控制自己,幻想控制幻想会增加大脑的思考。大脑不断的思考事情,得不到放松,会让自己感到疲惫,情绪低落。这样持续一段时间就有可能得上抑郁症。过多的胡思乱想还会产生很多消极的情绪,如果这些消极的情绪没有及时的得到排解,长期积累,就会影响到自己的情感表达。身体内消极或积极的情绪得不到发泄和表达,长期憋在体内,还会让我们产生身体疼痛,表情抑郁,不爱表达,不爱交流。最后会陷入这样一个循环:控制不住大脑的幻想,幻想过多,大脑得不到放松就会感到疲惫,情绪低落。情绪低落会让自己感到麻木,幻想就会减少,大脑就会得到放松,之后情绪会高涨,高涨的情绪又会让自己容易去幻想,幻想过后就会感到疲惫低落,就这样循环,而无法让自己稳定。

  可以料到,胡迁导演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幻想,作为一个作家,创作的过程更是他幻想的过程。对于生活中一些伤害他的事情可能会想几十或上百遍,对自己造成很大的伤害,而且这种事情有很多件。他自己知道不该去想,不能去想,但是它总是在脑海里转,挥之不去,最后控制不了自己又去想,激烈的幻想过后情绪就会极度失落。

  而对抗抑郁症绝不是没有办法。

  首先,跳绳或者跑步运动是对抗抑郁的绝佳途径。运动产生的多巴胺让运动者愉悦,任何人在运动完之后都会感觉自己是那么强大,随之思考任何事情都会那么清晰乐观,之前的负面情绪全部不见了。一般来说,两周以上的坚持就会大大减轻抑郁症状。

  可是,很多人可能天生就不爱运动。那么,饮食保健疗愈也是对抗抑郁症的不错途径。不过,这世界上有很多种对抗抑郁的植物或者药物,笔者首选盖尔玛圣约翰草。

  圣约翰草是英国药典委员会郑重推荐治疗抑郁症的首选植物,早在1997年就被评为:“十大植物药之星”,多年来始终处于西方植物药市场最受欢迎的前10位天然植物药之一。盖尔玛圣约翰草含有多种抗抑郁活性成分,能提高大脑中维持正常心情及情绪稳定的神经递质水平,称之为天然的“百忧解”。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学生,上班族,还是家庭主妇,不管年龄大小,都存在或多或少的烦恼,或大或小的压力,例如:对自己期望太高,同学或同事间的矛盾,各种情感的摩擦,生死离别或者本身就对外来的压力容易精神紧张等等,这些压力在心里久久散之不去,就有可能使您出现抑郁的倾向。

  从导演胡迁的微博及其圈内外朋友的发文来看,其生前生活困顿,甚至沦落到靠微贷来维持生计,自然难以额外支出来消费基本生活之外对抗抑郁的保健食品或者药品。因此,运动习惯的养成才是他对抗并治愈抑郁症的最佳途径。

  也许,胡迁并不曾意识到自己有了重度的抑郁倾向,因而也无从谈起治疗或者预防抑郁的运动习惯。但我们可以说,郁郁症实在是人类心灵绝对的“黑洞”,一旦陷入此类黑洞,稍有不慎,生命的终点便进入快速倒数。那么,不管任何人,养成运动的好习惯并在有限的生命中持久坚持总是不会有错的。

  逝者已逝,珍惜生命,愿胡迁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抑郁。

责任编辑: ZY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