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乱重创雷士照明 谁是真正的

内乱重创雷士照明 谁是真正...

而雷士照明企业本身,因双方的竭力相争,反倒被同行盯上...

比特币被禁之后乱象:金融化交易模式花样频出

比特币被禁之后乱象:金融化...

网易财经查阅发现,类似投资比特币被骗的消息今年以来已...

北大方正陷内幕交易风波 同僚反水隐现利益纠葛

北大方正陷内幕交易风波 同...

经历了两天的发酵,这场贴满“北大方正”、“内幕交易”...

中原经济区新闻网首页 > 财经 > 企业 > > 正文

郑州原人大代表孟铁成强占亿元民企 省高院已经再审

来源:中国网 2014-12-01 18:17:04 打印本稿

\

  刘志刚被戴着手铐示众(视频截频)

  在郑州,刘志刚是出了名的实干家,改革开放初期,他靠一袋面粉、一辆三轮车起家创办过多个实体,其中郑州市腾晖实业公司(以下简称“腾晖公司”)在当地特别有名气。

  在那样的特殊年代,还没有“民营企业”这种称谓,而“个体户”并不是身份和实力的象征,于是,刘志刚也顺应潮流,给腾晖公司戴上了一顶村办集体企业的“红帽子”。

\

  刘志刚一手创办的腾晖公司

  民企摘“红帽子”签订“改制”协议

  腾晖公司创办于1994年5月18日,由刘志刚个人投资兴办,并以其另一个名字“刘腾晖”命名。鉴于当时特殊的历史背景,腾晖公司工商登记为二七区孙八寨村民委员会(后更名为长江路街道办事处孙八砦社区,以下简称“孙八砦社区”)“红帽子”集体企业。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公司已经拥有植物园、花卉城等项目,形成了占地几百亩的规模,成为了当地的明星企业。

  到了2007年,腾晖公司和孙八砦社区商议决定,对腾晖公司改制,所谓的“改制”就是,腾晖公司向孙八砦社区支付1600万元。相关资料载明,这1600万元系孙八砦社区曾经为腾晖公司缴纳的土地出让金。

  2007年3月17日,腾晖公司、孙八砦社区签订了“改制”协议,由刘志刚支付孙八砦社区1600万元,协议签订之日起腾晖公司归刘志刚所有。这份“改制”协议实际是还原了企业的本来面目,腾晖公司摘掉了“红帽子”,成为名副其实的民营企业。

  社区红头文件“免”了民企老总

  再说,当腾晖公司与孙八砦社区签订“改制”协议之后,郑州市人大代表,邻村小李庄村支书兼村主任孟铁成与腾晖公司的“合作”使企业摘红帽子过程变得更加复杂化。

  早在1998年,孟铁成曾主动借给刘志刚24万元钱,2007年7月9日、2008年1月30日,孟铁成与刘志刚签订了两份《合作协议》,所谓的两次“合作”,就是孟铁成以24万元作为股本必须在腾晖公司持股,占股也从第一次协议的40%到了第二次协议的60%。刘志刚说,孟铁成已经霸占了他一家企业大华食品厂,这两次的《合作协议》都是孟铁成胁迫他签的。

  孟铁成在“协议”上拥有腾晖公司60%的股份之后,一直就想将刘志刚扫地出门,而这一野心终于实现了。

  2007年7月16日孟铁成派人到刘志刚的公司,将其赶出了他创办并经营十余年的腾晖公司。

  2012年4月10日下午,孟铁成带人将刘志刚新建并装修的办公场所、厂房和围墙强行拆毁,不堪暴力的刘志刚只得带着公司执照、印章等“净身出户”。

  当孟铁成占有腾晖公司之后,2012年4月16日,孙八砦社区出台了红头文件,作出免去刘志刚腾晖公司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的决定。4月19日,孙八砦社区再次发出《通知》,要求刘志刚交出腾晖公司营业执照、机构代码、印章等相关手续。

  刘志刚拒绝执行孙八砦社区的《决定》和《通知》,他认为,腾晖公司与孙八砦社区的账目已结清,并有据可查。孙八砦社区作出免职通知目的是在充当孟铁成的帮凶,背后的始作俑者是孟铁成。

  人大代表“万言书”和院长的批示

  刘志刚认为,孙八砦社区后来将他起诉到法院,其幕后推手仍然是孟铁成。

  2012年6月27日,孙八砦社区起诉到二七区人民法院,要求法院判令刘志刚返还腾晖公司的公章、营业执照、机构代码等手续。

  在诉讼中,刘志刚认为,腾晖公司与孙八砦社区早在2007年3月17日就签订了改制协议,并按照协议的约定支付完1600万元孙八砦社区曾垫付的土地出让金。同时,协议明确约定“协议生效后,腾晖公司的经营权、资产所有权归刘志刚所有”。因此,孙八砦社区的诉讼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具备主体资格,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

  2012年12月18日,二七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腾晖公司是集体企业,刘志刚返还公司印章、全部证照给孙八砦社区。

  刘志刚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在二审期间,作为本案的案外人、抢占腾晖公司的当事人,孟铁成以郑州市人大代表的身份,以“万言书”的形式上书到郑州中院,“万言书”罗列了刘志刚的诸多“罪状”,同时称腾晖公司是他的企业。

  郑州中院时任院长谢某2013年4月17日做出批示:“转民三庭办理,办理过程中及时与人大代表沟通、联系,并于5月30日前将办理情况情况报中院督察处。”

  有了人大代表的“万言书”,以及院长批示“及时与人大代表沟通、联系”、中院督察处的督办。2013年8月3日,郑州中院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游街示众一月后等来的再审决定

  郑州中院的终审判决下达之后,刘志刚依然不服判,并申诉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3年12月13日, 在没有接到任何执行通知书的情况下,刘志刚在郑州火车站一下车,即被二七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警戴上手铐,在历经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郑州市火车站公安分局拘留所、二七公安分局拘留所数次量血压,均高达180以上,这些拘留所都拒绝接受。12月14日凌晨,才将其带到二七法院执行局办公室羁押了一夜。

  14日上午9点,二七法院执行局填写了《执行通知书》和《拘留决定书》,而落款日期为前一天(12月13日),刘志刚拒绝签字。

  时至14日下午2点,二七法院召集众多法警、数辆警车,再次给刘志刚戴上手铐,拟将其押解至八旬父母家中搜查。

  据围观村民们拍摄下的录像资料显示,自14日下午3点至6点的三个小时时间里,刘志刚戴着手铐,在多辆警车的跟随下,在距其父母住宅100米的附近游街示众。刘志刚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向围观群众高呼:“包青天,我冤枉啊……”游街示众三小时后,刘志刚又被法警带到其父母的住处搜查,让他戴着手铐在父母面前出现。

  之后,刘志刚再次被带到法院执行局,直到晚上11点30分才被释放。

  刘志刚因“拒不执行法院的生效判决”被游街示众一月之后,也就是2014年1月17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裁定,认为“刘志刚的申请符合再审条件,由本院提审,再审期间终止执行。”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就此案开过两次庭,目前尚未做出判决。值得一提的是,刘志刚一手创办的腾晖公司,迄今为止已有20年的历史,据初步估算,腾晖公司资产已经过亿,目前这里的“主人”依然是孟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