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威集团600485被爆隐匿巨额债务 神秘人套现离场

来源:网易财经 2016-12-23 14:47:04 打印本稿

然而网易财经实地走访发现,套现了41亿元的信威集团“神秘股东”杨全玉,实际为一名上海老太太,现年68岁。她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上海市徐汇区乌鲁木齐中路的一处小洋楼里。直到2014年,杨家匆匆将房子卖给了台湾人。巧合的是,这一年正值信威借壳上市。

  导读:这是一份网易财经历时三个月,辗转柬埔寨、香港、北京和上海四地后的调查报告。调查的主体是国内A股上市公司信威集团(600485.SH)。信威集团由神秘商人王靖控制,后者于2010年入主后,为这家濒临破产的公司带来了柬埔寨电信业务,让其迅速扭亏为盈,并于2014年成功借壳上市。自柬埔寨开始,信威集团的海外公网业务扩展至乌克兰、俄罗斯、坦桑尼亚、尼加拉瓜等多个国家,相关销售收入占到公司年总营收的90%以上。然而网易财经调查发现,信威集团的辉煌业绩背后疑点重重。以柬埔寨代表,信威集团在当地的“合作伙伴”柬埔寨信威,被指是信威集团的境外子公司,因经营不善背负巨额债务。而这些负债的担保方,无一例外为信威集团及其子公司。这为信威集团埋下了巨大风险。风险背后,网易财经发现,信威集团的部分神秘股东,已经通过减持套现巨额财富。

  柬埔寨,首都金边。橙黄色Logo的通信品牌CooTel营业厅,被挤在一大堆竞争对手之间。因为仅有10多平米的经营面积,加上几乎没有顾客登门,营业厅显得有些“弱小”。

  像这样的营业厅,CooTel在整个柬埔寨境内有8个,其中4个位于金边。而CooTel的运营者,是信威(柬埔寨)电信有限公司(下称“柬埔寨信威”)。

  中国A股上市公司信威集团(600485.SH)称,过去5年(2011-2015)里,通过向独立第三方、上述拥有8个营业厅的柬埔寨信威销售基站和设备,获得近30亿元人民币(如无特殊注明,下同)的销售收入。其中2011、2012两年,柬埔寨信威贡献的销售收入,更是分别占到当期总体营收的84.7%和90.47%。

  信威集团是由神秘商人,有“运河狂人”之称的王靖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信威集团与柬埔寨信威的销售合同,曾被媒体描绘为王靖“点石成金”的案例——靠着这个项目的销售收入,当时濒临破产的公司迅速扭亏为盈。

  信威集团与柬埔寨信威的合作模式,随后作为样本被推广到乌克兰、俄罗斯、坦桑尼亚、爱尔兰、巴拿马、尼加拉瓜等国家。信威集团的年报显示,公司在这些国家开展的海外公网业务带来的销售收入,占到年总营收的90%以上。

  网易财经通过到金边、北京、上海、香港等地实地调查后发现,信威集团可能既隐瞒了柬埔寨信威的实际运营状况,也隐瞒了其与柬埔寨信威的真实关系。

  在“买方信贷”的经营模式下,诸如柬埔寨信威这样的海外运营商的巨额负债,已经为信威集团埋下了巨大风险。同时,在风险背后,网易财经发现,信威集团的部分神秘股东,已经通过减持套现巨额财富。

  解码柬埔寨运营商

  “我们不销售手机卡,我们这里只卖定制手机。”在CooTel金边金满城附近的营业厅中,一位女性销售人员对网易财经说,“我想你们肯定都有手机,所以还是去隔壁买卡吧。”

  作为通信运营商,CooTel与绝大多数竞争对手的区别是,由于使用信威集团“自主研发”的技术,它的手机卡与苹果、三星、华为等主流品牌手机不兼容。因而,出售配备定制网络的手机,成为唯一可行的路径。

  在CooTel位于金边金满城附近的这家营业厅中,前述女销售向网易财经展示了几款定制手机。这些机型与国内智能机刚兴起时的畅销机型类似,甚至有些接近国内常称的“老人机”,售价在200元到1300元之间。在展示过程中,女销售不时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并评价称“我也觉得太过时了”。

CooTel在金满城的营业厅生意显得很冷清

  CooTel在金满城的营业厅生意显得很冷清

  一位在柬埔寨从事通信行业的人士告诉网易财经,二手手机在柬埔寨非常流行,所以当地的二手手机市场非常繁荣。但在金边苏利亚商场周围的大型二手手机市场中,CooTel定制手机并未流通。

  当被问及有没有CooTel手机时,几乎所有店主都摇头。与国内类似,最新款的iPhone和三星是该市场流通的主要机型,几乎每家店中都整齐排列着各种颜色的iPhone6s、iPhone6和三星Galaxy系列手机。而与CooTel手机相同风格的老旧机型,几乎在这个二手机市场绝迹。

  “我也觉得CooTel经营的非常差。因为它使用的是CDMA制式,而全柬埔寨的人都在使用GSM制式的通信。”曾经在柬埔寨信威工作过的一位技术人员对网易财经说,“这个技术上的差异,导致它们做不好。”

  一位在金边从事光缆铺设的商人则对网易财经直言:“CooTel快要倒闭了。”即使是少数知道CooTel品牌的当地人,也无一例外地对网易财经称“从未见周围朋友使用(CooTel手机)”。

  种种情况,折射出CooTel在柬埔寨的尴尬境地。

  这与信威集团此前在国内的宣传大相径庭。2013年11月,信威集团的“海外合作伙伴”——柬埔寨信威运营的CooTel在柬埔寨营运放号,彼时信威集团称,CooTel是柬埔寨首张4G电信网络,由于采用了北京信威“McWill”技术,有着柬埔寨其他运营商“无法比拟的显著优势”。

  然而数据显示出,CooTel相较柬埔寨当地竞争对手拥有的不是“优势”,而是“劣势”。与CooTel在柬埔寨只拥有8家门店和1个号段(038*)相比,Cellcard、Smart、Metfon这些电信品牌不仅路牌广告随处可见,拥有的营业厅数量也很多,分别为80个、67个和57个。同时这些品牌还拥有多个号段,分别达到12个、11个和9个。

柬埔寨金边的二手手机市场,CooTel定制手机在这里并不流通。CooTel相较柬埔寨当地的Cellcard、Smart、Metfon等对手有着较大差距

  柬埔寨金边的二手手机市场,CooTel定制手机在这里并不流通。CooTel相较柬埔寨当地的Cellcard、Smart、Metfon等对手有着较大差距

  网易财经了解到,柬埔寨信威2012-2015年累计营收为1.02亿元,同期累计亏损达11.4亿元。可以拿来对比的是,当地排名前三的通信品牌Smart仅2015年一年的营业收入便达到15.15亿元,净利润3.7亿元。

  有意思的是,当Smart继CooTel之后在柬埔寨推出4G网络时,其CEO Thomas Hundt曾公开表示,“有一些柬埔寨的运营商说他们提供4G网络,但无论它们用的是什么,都不是4G。”

责任编辑: ZY1201